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

知识小贴士:“河长”的前世今生

2018-08-14 10:05 来自:

    永州水利网(作者:肖娣)近年来,有一个熟悉的名字“河长”不断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中, “河长”是否跟历史里的“里长”、“户长”、“保长”之类的“长”一样呢?好像隐约有点“历史”感呢!其实,“河长”的官职古已有之,在我国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,为治水防汛抗洪做出贡献的人数不胜数,他们积极履职,把治河能力发挥得淋漓尽致,涌现了不少优秀的“河长”。那么今天,小编就带你穿越时空,一起来领略古时河长的风采吧!

据《史记夏本纪》记载,堪称“中华第一河长”的当属上古时期部落首领大禹,他为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故事为人们所熟知;其实最早被任命为河长的是大禹的父亲鲧,但是面对滔滔洪水,鲧却没有良策,仅仅用堵的方式去抗洪,结果因治水不力而被斩首。大禹子承父业继续治水,采用疏导方式而大获成功。

秦惠文王九年(公元前316),秦国吞并蜀国。精通治水的李冰任蜀郡太守,自然就兼任了岷江的河长。李冰上任后,带着儿子对岷江沿岸进行实地考察,根据水情、地势等情况制定了治理岷江的规划方案,决定在灌县(今都江堰市)附近修筑都江堰。两千多年来,都江堰一直发挥着巨大的排灌作用,成都平原成为沃野千里的富庶之地,也有了“天府之国”的美称。

唐代也有“河长”,叫姜师度,这个人很有意思,他为官勤勉,对水利工程很有兴致,《旧唐书》说他“一心只知穿地”,他不仅修筑了众多的水利设施,还喜欢搞发明创造,他看到原先将仓库里的粮食装到船上很不方便,便设计了一条坡道,可将米直接从仓库倾入船上,是不是很有才?有一次,他为讨唐玄宗的欢心,在长安城里到处搞挖掘,就像今天大城市里修地铁一样,最后终于修成了一条穿绕全城的水渠,就像今天的城市景观长廊一样,皇上见了十分满意,立即加以擢升。

宋代大文豪苏东坡也曾自封“湖长”,他到杭州任太守时,见到西湖淤泥壅塞、湖草蔓布,使得西湖容量日渐减少,淡水不敷居民饮用,苏东坡决心清理淤泥蔓草,他动用数千劳力,费时四个月终于完成了,可是问题来了,这次清理挖出的蔓草和淤泥该如何处理呢?他看到居民到对岸去十分不方便,于是想到将淤泥堆成一个堤坝来方便人们出行,这便是历史上有名的苏堤,而如何使湖中的恶草不再滋生呢?大文豪不愧见多识广,他下令允许农户种菱角,但条件是必须在自己承包的湖面按期除草,同时,苏东坡还向朝廷上书将菱角种植户收入的税金作为保养湖堤、改善湖体的专项资金。

明代的于谦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清官,他在任职地方时,同样把治河能力发挥得淋漓尽致。宣德六年,正在担任兵部右侍郎的于谦受命到河南、山西两省任巡抚。黄河流经河南地段,特别是在开封境内,由于淤泥沉积形成了“悬河”,十年九灾,冲毁农田、房屋、人畜无数。于谦决心解决这个问题,他把“修筑堤防,发展农业”作为一项主要任务。据《明史·于谦》记载,为了遏制黄河水患,“谦令厚筑堤障,计里置亭,亭有长,责以督率修缮”。经过数月的艰苦努力,数十公里的黄河大堤初具规模,充分起到了遏制水患的作用。于谦在任期间,黄河在河南境内只溃决3次,而开封附近1次也没有,这和于谦重视堤防、广植树木、加强巡查是分不开的。 

历史上因公殉职在“河长”职位的官员不多,清代就有一位专职的治河官员,他叫王仁福。咸丰初年(1851年),王仁福赴河南任职,由于他工作勤勤恳恳,很快便改任东河通判,协助东河总督负责治理河渠事务,因为成绩突出,再任东河同知,负责开封的河务。同治五年(1866年),新任东河总督苏廷把他调到工作最艰巨的祥河同知任上。自从黄河改道北徙之后,河南水患不绝。而祥河更是汛当其冲,险情不断。同治六年(1867年)八月,连日大雨,致使祥河水位暴涨,狂浪席卷河堤。王仁福奔走于风雨泥淖中,抢护堤坝整整七昼夜。当地居民被王仁福的行为所感动,纷纷响应,聚集堤坝前。狂风暴雨中,王仁福看着聚集来的好多百姓,感动得留下热泪,他对奋勇护堤的众人说:“我为河官,挤汝等于死,我之罪也,当身先之。”说罢,他第一个冲上了大堤,人们尾随而上。很快,一个大浪打来,把王仁福卷入水中。他以身殉职的精神感动了所有在场的百姓和大小的官员,人们拼死搏斗,终于战胜了洪水,保住了大堤。

当代的“河长”是江苏省无锡市首创,20075月,无锡市太湖蓝藻大面积爆发,水源恶化,河道久无清淤、企业违法排污、农业面源污染严重。由于太湖水污染治理是流域性治理,必然牵涉到流域内各城市、各方面的协作。因此,无锡一方面按照中国国家和江苏省的统一部署,与流域内城市密切协作,实施最严格的环境保护制度。另一方面,无锡开启了铁腕治污时代,针对辖区内的内部河道,开展综合整治。这项制度将无锡市党政主要负责人作为责任主体来问责,将治污举措落实到人,一段时间后,无锡的黑臭、带色河道基本消失了,太湖治污工作取得明显成效,鉴于太湖“河长”的“确切疗效”,河长制正式明确下来,于201612月,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》,河长制作为一项制度开始在全国推广。  

从河流管理的角度来说,“河长制”也由来已久。古时候,没有化工企业,河流虽不至于严重污染,但人、畜的粪便和生活污水若不加节制的向河中倾倒,也会污染河流,使人畜得病,那个时候家家户户饮水以井水为主,河水和井水相连,若河水被污染,井水也会受影响,因此宋朝很重视的河流污染问题,尤其是人口密集的大城市,对于河流污染的防控,宋朝已经达到了制度、水平都相当高的程度,如河流的疏浚养护、盯防巡逻、事故问责等都有一套专业的管理制度和班子,以京师开封为例,大国之都,人口稠密,河流污染关乎百姓和皇室的生命健康安全,当时有规定,凡向河内倾倒粪便者,要严厉处罚,杖六十,也就是打屁股六十大板。据史书记载,一个礼部的办事员,可能是家人吃了不干净的食品,结果全家拉稀,马桶装不下,便趁天黑,偷偷排入河内,结果被巡逻人员发现,打了六十大板,屁股痛得几天没上班,还被扣了工资。

我国水利职官的设立,可上溯至原始社会末期,“司空”是古代中央政权机关中主管水土工程的最高行政长官,也是“水利专司之始”。春秋战国时期,各诸侯国多设司空;晋、宋、齐、后魏、北齐则有水部郎中一职;东汉则直接将司空列入“三公”之一,虽负责水土工程,但不是专官;隋代,工部诞生,为四司之一,主管水利工程;唐代,工部内设水部郎中、员外郎各一人,“司津济,船舻、渠染、堤堰、沟洫、渔捕、运漕、碾皑之事,掌天下川渎、陂池之政令,以导达沟洫,堰决河渠。”就是说唐代的工部不仅管天下那些比较大的干流,还管乡下的小河,并且要保证河道通畅、鱼虾肥美,正所谓事无巨细,全部囊括。唐代还有一部十分完备的《水部式》,在今天看来也是十分先进的,不仅包括了城市水道管理,还包括农业用水与航运。


Top